生魂還陽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  • 来源:丝瓜视频成人app下载ios版二维码_丝瓜视频破解版无限次数18禁_丝瓜视频污

唐穆宗長慶三年,湖南參軍韋會被調往外地任職。臨走前,他把身懷六甲的妻子送到嶽父——饒州刺史齊推傢裡。

這一年十一月,齊氏眼看就要臨產瞭。一天深夜,她忽然看見一個身披鎧甲,手持利斧的大漢,怒氣沖沖地對她說:“我是梁朝的陳將軍,一直住在這間屋子裡。你是何人?竟敢弄臟我的房間!”說著,揚起斧子就要砍她。齊氏大聲央求道:“我是肉眼凡胎,不知將軍在此。請允許我馬上搬走!”將軍說:“不搬就殺瞭你!”女仆們聽到齊氏的哀告聲,起來一看,隻見齊氏滿頭大汗,精神恍惚。大傢圍上來詢問,齊氏膽戰心驚地講瞭剛才所見。

天亮後,女仆把此事稟報刺史大人,請求換個房間。然而這位齊刺史秉性剛直,不信鬼神,不答應搬出。結果到瞭三更時,陳將軍又出現瞭,他大發雷霆地吼道:“怎麼還不搬?我豈能容你!”說罷,跳過來就要動手。齊氏哀求說:“傢父性子暴烈,不答應我的請求。我一個弱女子,怎敢抗拒?請您容我到天亮,不管父親答應不答應,我都搬走。如果再不遷出,甘願斧鉞加身。”陳將軍這才盛怒而退。

第二天天一亮,齊氏就派女仆打掃另一個房間,準備搬傢。刺史知道瞭,勃然大怒,狠狠地打瞭仆人一頓,並且說:“這是臨產時人體虛弱,正氣不足所產生的幻覺,豈能全都相信?哪有什麼陳將軍?”女兒哭著請求,刺史始終沒有答應。到瞭晚上,刺史親自睡在前庭,護衛女兒。房中還增派人丁,多點燈燭,以安定人心。半夜裡,忽聽得齊氏一聲慘叫。仆人開門一看,發現齊氏已經頭破血流,氣絕身亡瞭。

刺史悔痛之餘,趕緊派人給韋會報信。

這時候,韋會因為在文牒方面出瞭點小差錯,已被朝廷罷免,正在四處活動,謀求復官,所以沒有接到兇信。一天,他在離饒州一百多裡的地方,看見一位女子,容貌舉止酷似齊氏。他喚過仆人指著女子說:“你看見那個人瞭嗎?多像我的妻子啊!”仆人搖搖頭說:“夫人是金枝玉葉,怎麼會步行來這裡呢?人啊,常有長得一模一樣的呢!”韋會目不轉睛地盯著那位女子,越看越像。他躍馬趕到近前,那女子卻進瞭大門,斜掩門扉。韋會以為真是認錯人瞭,便打馬而過。這時,那女子已走出門來語氣悲戚地說:“夫君,你就忍心不來看看我嗎?”韋會飛身下馬,來到女子跟前一看,果真是自己的妻子。他驚訝地問道:“你怎麼到這裡來瞭?”齊氏放聲大哭,原原本本講述慘遭陳將軍殺害的經過。

最後,她淒淒楚楚地說:“原本想與夫君白頭偕老,誰想到竟這樣被狂鬼所殺!我在陰間看過我的生死簿,還有2 8年的陽壽。你快想法救我!”韋會迷惑地說:“你我夫妻一場,情深義重,隻要有一線希望救你,我赴湯蹈火,在所不辭!隻是人鬼異路,怎樣才能救你呢?”齊氏說:“村東幾裡以外,有一位教書的田先生,隻有他才能救為妻。但田先生生性古怪,你不能冒冒失失上前跟他說話。你必須舍馬步行,恭恭敬敬上前拜謁。你在他面前垂淚訴冤,他一定會大發脾氣,乃至於惡罵、凌辱,然後才能幫你。請夫君千萬要小心。”

於是夫妻同行,韋會把馬牽給齊氏。齊氏笑著說:“我現在已不是從前的生人之身,你騎馬也未必趕得上我。”韋會策馬疾馳,果然跟不上齊氏。走瞭數裡,遠遠看見一座草堂。齊氏說:“田先生就住在那兒。不管先生怎麼對待你,你都不要流露出一絲一毫的怒容。否則,我們隻能永別瞭。”說罷揮淚而去。幾步之間,人已無影無蹤瞭。

韋會擦幹瞭淚水,直奔草堂。他讓仆人先去告見。一會兒仆人回來:“先生吃飯還沒有回來。”韋會便肅立恭候。過瞭很長一段時間,一個形貌醜陋的人戴著破帽子走瞭進來。一打聽,正是田先生。韋會慌忙上前行禮。誰知田先生說:“我是一個窮教書先生,向這裡的村夫牧童討口飯吃,官人為什麼對我如此恭敬,實在令人驚訝。”韋會拱手說道:“我的妻子齊氏被梁朝的陳將軍無故殺害。但她享年還不到一半,懇請先生救她回來。終其天年。”說著,叩頭哭拜。田先生搖著雙手說:“我隻是一介村夫,學生們相互爭鬥,我尚且斷不清是非,何況冥司的事情呢?官人莫不是患瞭瘋病?趕快離開這裡,不要再說這些瘋話!”說完,頭也不回地進瞭內室。

韋會緊跟幾步,跪在床前哭訴道:“弟子冤深似海,萬望先生垂憐!”田先生對他的學生們說:“這人得瞭瘋病,來這裡吵鬧,快把他趕出去!”學生們推推拽拽,把韋會轟瞭出去。

可是,一轉身,韋會又跟瞭進來。田先生說:“你們一起唾他的臉!”於是幾十名學生爭先恐後朝他臉上吐唾沫。但是,韋會仍賠著笑臉懇求先生。田先生說:“我聽說,瘋癲的人,挨打也不知道痛,你們給我狠狠揍他!”學生一齊上前痛打韋會。韋會不躲不閃,任其捶打。學生一停手,他又上前乞求。田先生又命學生把他推倒,拖出門去。可是,隻要學生一放手,他又爬進來跪請。

就這樣,打瞭半天,田先生才對村童說:“這個人確實知道我有法術,真心求助,我應該救他,你們回去吧!”村童散去後,田先生對韋會說:“官人真是一位有心計的大丈夫,為瞭妻子,甘願忍受百般凌辱。我為你的誠心所感動,一定幫你救妻。”於是把韋會領進一個房間。房裡放著一張桌案,案上有一座香爐,香煙繚繞。桌前鋪著一張席子。田先生讓韋會在席子上坐好,閉著雙眼靜靜地等候……

韋會恍恍惚惚看見一個身穿黃衫的人,領著他進瞭一座小城,城中樓閣高聳,氣象森嚴。不一會兒,進瞭一座大殿內,見北面正殿上坐著一位身穿紫衣的人。韋會抬頭一看,竟是田先生!韋會再一次講述瞭冤情。堂吏送來瞭紙筆,讓韋會寫成訟狀。他悄悄問堂吏:“上面坐著的是什麼人?”回答說:“是王爺。”王爺看過訟狀,命令道:“把陳將軍抓來!”不一會兒,有人通報說:“陳將軍帶到!”韋會一看,來人身披鎧甲,與齊氏說得一模一樣。

王爺嚴厲地訊問道:“為什麼殘害無辜百姓?”陳將軍說:“我住在這裡已經幾百年瞭,齊氏擅自弄臟瞭我的房間,我寬恕她兩次,她仍不搬出,一怒之下就殺瞭她!”王爺斥道:“陰陽異路,互不相犯。你是百年舊鬼,霸占別人的房間,不知反省,反而枉殺無辜。現應重打一百杖,發配到東海之南。”堂吏又報告:“據生死簿記載,齊氏還有2 8年陽壽。”王爺喚來齊氏,問道:“你陽壽未盡,現在要放你回去,你願意嗎?”齊氏忙答道:“願意。”王爺判決道:“帶著文牒速回陽間。”

堂吏稟告說:“齊氏魂舍已壞,無法歸附,如何處理?”王爺說:“趕快派人修復。堂吏說:”全都壞瞭,無法修復。“王爺說:”無論如何,必須放還!“最後,吏役們商量瞭一番,報告說:”現在隻能放生魂還陽。“韋會奇怪問:”生魂與生人有什麼區別?“王爺說:”隻是在壽終時沒有屍首,其他沒有區別。“韋會跪拜致謝,帶著齊氏離開大殿。穿黃衫的人又領著他向南走去,出城後,好像走在懸崖上,一下子從高處摔下來……

韋會睜眼一看,自己仍坐在香案前。那位田先生,也端坐在對面案幾前。田先生說:”你的夫人還沒有埋葬,靈柩還停在舊房中。速速寫信告訴傢人立刻下葬,你夫人才能復生。不過,你經歷的一切千萬不能告訴任何人。如稍有泄露,就會危害刺史大人。你的妻子就在門口,你現在就可以帶她一起回去瞭。“韋會拜別而出,果然,妻已經立在馬前瞭。但這時她已經跟生人一樣,不再像剛才那樣輕捷瞭。

韋會夫婦回傢後,刺史對這一切疑惑不解,多次詢問,韋會終究不說實話。一天夜裡,刺史派人把韋會灌醉,一再追問,韋會在酒醉之中說瞭實情。刺史知道後,心中不快,不久鬱鬱成疾,幾個月後便去世瞭。

齊氏的飲食生育,與平常人一樣。精神容貌,勝於過去。隻是用轎抬她的時候,卻一點兒分量也沒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