針線格格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
  • 来源:丝瓜视频成人app下载ios版二维码_丝瓜视频破解版无限次数18禁_丝瓜视频污

  有一年,雍正令六王爺為督法禦史,巡視揚州。六王爺見瞭聖旨,不敢有半點耽擱,馬上收拾行裝,帶著傢眷,坐船直下揚州。
  這天,官船浩浩蕩蕩來到江蘇境內,剛要繼續前行,不知從哪殺出瞭一隻船,攔住瞭去路。六王爺的管傢厲聲喝道:“來者是誰?為何擋住我們的去路?”
  船上立著一個人,嘿嘿一笑:“大爺我行不改名,坐不改姓,水上蛇何良是也!”
  管傢一聽,不禁倒吸瞭一口涼氣:原來他們碰到瞭京杭大運河上最有名的水賊“漕幫”,水上蛇正是他們的頭目。他向水上蛇拱瞭拱手,說:“俠士,且慢動手,容我去稟報老爺。”說罷,轉身即找六王爺商量去瞭。
  六王爺這幾天偶感風寒,不能出來應敵,不得已,就讓針線格格女扮男裝出來應敵。這針線格格,是六王爺的獨生女兒,本名叫淑玉格格,因針線活兒鬼斧神工,技藝超群,就連皇太後有時都要請她到後宮指點宮妃的針線,久而久之,人們就不叫她本名瞭,而稱她為“針線格格”。在京城,針線格格比她爸爸名氣還響。
  卻說針線格格上瞭船頭,迎風而立,剛要開口說話,那水上蛇卻搶先說道:“官爺來到我的地盤,小的看見官爺的船吃水頗深,在下能否替你分擔一些物品?”
  所謂“吃水深”,是指船裡有很多值錢的東西,而“分擔”其實就是打劫。
  針線格格道:“我傢老爺兩袖清風,帶的隻是一些傢常用品,所以船才吃水深,還望俠士高抬貴手!”
  這水上蛇哪裡肯聽,冷笑一聲:“既然閣下敬酒不吃吃罰酒,那也休怪我水上蛇不客氣瞭,得罪瞭!”當下即做瞭個手勢,開始“鑿船”。
  水上蛇的手下早沉不住氣,一個浪裡白條躍入水中,潛到官船的船底,揮動利器,乒乒乓乓開始鑿瞭起來。
  針線格格聽到船底下有動靜,嚇瞭一跳,知道水上蛇要把官船鑿沉,她忙命令傢丁如此這般,開始行動起來……
  水上蛇坐在自己的船上喝酒聽曲,單等著看好戲瞭。可等瞭半天,六王爺的船還是穩穩前行,他忙派人下水一看,才發現所鑿的洞都被“密緞”給釘住瞭。
  原來,針線格格在船底鋪上瞭五寸長、四寸寬的密緞。這種密緞,底三層、面三層,橫豎經緯再三層,針腳密線頭細,前後花瞭使女們半個月的時間才繡成功!
  水上蛇哪受過這樣的氣,他站立船頭,朝官船大聲喊道:“前方船隻,莫逃!待我追上有你好看!”
  針線格格倒也不氣不惱,招呼傢丁給官船換上她帶來的“風緞”,掛上桅桿,頓時風力大增,官船如離弦之箭迅速前行。
  針線格格早就聽說江南的繡工甲天下,帶這些綢緞是為瞭求師訪友的,不料今天卻派上瞭大用場。這不,水上蛇一看那鼓足瞭氣的風緞,眼睛都瞪圓瞭。
  這水上蛇本也是江南的“三針”世傢。在江南一帶,何傢的針織功夫如雷貫耳,祖傳有“一針繡人,二針畫形,三針描神”的“三針”秘訣,隻是因為清朝入關傢道中落,這才落草為寇。
  此時,水上蛇心裡也有瞭見識一下針線格格的念頭。他傳令手下放下白帆,然後從船艙裡拿出瞭幾匹緞子。這些都是何傢的傳傢之寶“三針織錦”織出來的綢緞,一成絲線,一成粗佈,八成是中空的大麻,絲線與粗佈遇風長勁,而中空更是借風無窮。
  掛上瞭“三針織錦”,水上蛇的船頓時劈浪前行,沒用半盞茶的工夫,他就追上瞭針線格格的官船。等到他把船靠近官船,卻是嚇瞭一跳,隻見官船的甲板上赫然站著好幾十個威武的官兵,手持弓箭,英氣逼人,水上蛇的手下絕對不是這些官兵的對手。水上蛇心下一涼,暗叫一聲:“不好,今天碰上硬傢夥瞭。”水上蛇命令自己的船趕快下帆減速,隻求能避開官船,那些官兵倒也沒有追上來射箭。
  等把船停下來瞭,水上蛇細細琢磨,覺得不對勁,那些官兵站在甲板上為什麼衣角都不隨風飄動?難道……水上蛇嘆道:“上當瞭,那些官兵竟是繡在綢緞上的圖案,佩服,佩服……”水上蛇當即命令手下掛上帆繼續追趕,大運河上兩隻船你追我趕。
  很快,水上蛇的船就追上瞭官船,這次他終於看清楚瞭,那些彎弓射箭的官兵果然是繡在一張巨大的綢緞上,但出乎意料的是,現在他們的衣角卻隨風飄動,手中的弓箭也在緩緩拉開……眾嘍羅嚇得躲進瞭船艙,可水上蛇卻縱身一躍,跳上瞭官船……
  忽然,官船上傳來一聲嬌喝:“下帆!”
  隨後,針線格格從綢緞中緩緩走瞭出來,她恢復瞭女裝,扶著一個年邁的老人來到瞭甲板上。水上蛇仰天長嘆:“姑娘,綢緞上的圖案是你繡的嗎?”
  針線格格扶著老人在太師椅上坐定,然後笑道:“何織造,此幅綢緞正是小女所繡,在您面前獻醜瞭!”
  水上蛇心下更是驚訝無比,這女子居然知道自己在前朝所任的官職,那時水上蛇擔任的正是“織造”一職。
  水上蛇抱拳施禮道:“在下正是前朝織造,敢問姑娘是何方人士?”
  這時,針線格格笑瞭起來,她也不回答,而是回頭對老人道:“父王,現在該您向何織造交代瞭!”水上蛇看見瞭老人身上的官服,上面有紫色的王字,不禁失聲道:“難道您就是當朝的六王爺?在下多有得罪,還望王爺原諒!”
  六王爺捋著胡須笑瞭起來,道:“小女班門弄斧,讓您見笑瞭,何織造不必客氣!”
  水上蛇指著那些呼之欲出的官兵,對針線格格道:“敢問姑娘,這些都出自姑娘之手?望能指教一二……”這麼一說,針線格格倒不好意思瞭,道:“這是我獨創的雙面繡織法,待風吹拂時,外層可迎風而舞,裡層卻能保持不動!”水上蛇這才恍然大悟。
  六王爺笑道:“其實,老夫此行早就吩咐在船中帶上幾塊大石頭,以造成假象,讓何織造盯上我們的官船……”“為什麼?”水上蛇聽瞭此言似有不解。
  六王爺吩咐管傢拿來火折子,把雙面繡的綢緞“騰”的點著瞭,水上蛇見瞭大驚,六王爺正色道:“小女的雙面繡固然精巧,可真正稱得上國寶的,是何傢的‘三針織錦’啊!想當年揚州如何的繁華,可眼下民不聊生,老百姓所缺的,是抵禦風寒的衣服,而不是那華而不實的雙面繡!老朽望請何織造看在揚州百姓的份上,與老朽一起重振揚州織業!”
  水上蛇一聽,“撲通”一聲跪在甲板上,含淚道:“小民願聽王爺教誨,獻一技之長,為民造福。”
  水上蛇當下便宣佈解散“漕幫”,跟隨六王爺下瞭江南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