惡匪克星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  • 来源:丝瓜视频成人app下载ios版二维码_丝瓜视频破解版无限次数18禁_丝瓜视频污

早年,癩頭山下有個田傢村,村裡除瞭老李頭一傢,其他都是田姓。

村外的大路邊有片瓜田,這天,老李頭起瞭個大早,扛著镢頭剛到瓜田,就見一胖一瘦兩個過路的漢子正在瓜田裡摘瓜。他們摘一個,用拳頭砸開,啃兩口就丟在一旁,半爿地都被糟蹋瞭。

老李頭不樂意瞭:“我說你們兩個後生,走路口渴瞭,摘個瓜吃沒什麼,別糟蹋瓜田呀!”

誰知那胖漢子上下一打量老李頭,竟然耍橫道:“我糟蹋瞭,你能怎樣?”老李頭惱瞭:“你會不會說話?”胖漢子大怒,張嘴大罵:“老東西,活得不耐煩瞭,你爺爺們就是在‘一品樓’裡吃水陸席也沒人敢放個屁,你算個啥?”說著,一腳將老李頭踢瞭個跟頭,然後從腰間抽出把雪亮的斧頭,作勢要把老李頭劈兩半。

這時,瘦漢子攔住他說:“大當傢的讓咱們下山辦事,為一個老骨頭不值得生事。”然後又對老李頭說,“給老子摘幾個熟瓜解渴,放聰明點,老子可不是好惹的。”說著拍瞭拍腰間的斧頭。

老李頭當即就嚇軟瞭。癩頭山上有個斧頭寨,寨主黃麻子心狠手辣,殺人如麻,他手下有百十個亡命之徒,每當那些嘍 出門時,腰裡都要別把板斧,平常人一見,如避鬼神,衙門的人見瞭,也要繞道走。今天老李頭黴頭星撞門,竟然遇到瞭斧頭寨的人。他哆嗦著趕緊摘瞭幾個好瓜送到兩人面前,便一頭紮進看瓜的草屋,連連念叨:“天王菩薩保佑,讓這倆瘟神爺快走。”

不料越怕黑越見鬼!日上三竿,老李頭的大兒媳婦提著瓦罐給公爹送水,那兩個漢子見來瞭個春蔥般水靈的小媳婦,哈喇子都下來瞭,立馬圍上來,拖著大兒媳婦就進瞭草屋。

老李頭趕緊跪下哀求,卻被胖漢子一腳踹出草屋,然後把斧頭往地上一插,惡狠狠地說:“老子們要快活快活,你敢放狗屁,就砍瞭你。”不久,草屋裡傳出大兒媳婦撕心裂肺的哭叫,老李頭淚如雨下,捶胸頓足:“老天爺呀!”

就在這時,老李頭的小兒子二牛聽見哭叫奔來,一見兩個畜生在欺負他嫂子,抄起镢頭就要往裡闖。老李頭拉住他哭道:“不能啊,他們是斧頭寨的人呀!”

“就是天王寨的老子也不怕!”二牛天生一個愣頭青,踹開屋門,進去就是一镢頭,胖漢子悶哼一聲,腦漿迸裂。瘦漢子欺負慣瞭老百姓,沒想到這次遇到個硬的,嚇得提起褲子就跑。二牛要追,老李頭死活拉住瞭他。瘦漢子跑遠瞭,回頭狂叫:“你敢殺斧頭寨的人,大爺回去搬來救兵,血洗你們田傢村!”

李二牛打死斧頭寨土匪的事,立馬傳遍瞭全村。村裡人都急瞭,那斧頭寨是好惹的?那黃麻子更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,當年,他手下有個小嘍 欺負人傢大閨女,結果被扒光衣服揍瞭一頓。小嘍 回山一哭訴,黃麻子就說:“欺負我的弟兄,就是打我的臉。”之後他帶著一百多個土匪下山,把那個村子圍起來。扒小嘍 衣服的三個人被綁到村口,黃麻子說:“你們扒我兄弟的衣服,我也扒你們的衣服。”一揮手,土匪們把三人埋進土裡,隻留下腦袋,然後一刀割開三人的頭皮,把水銀倒進瞭傷口。三人又疼又癢,哀號不止,左掙右紮,最後三人“噗噗噗”的三聲,就像擠粽子似的,從土裡“擠”瞭出來,不過隻是三具沒瞭人皮、血淋淋的肉球。

黃麻子這招叫脫人衣,出自明朝錦衣衛活剝人皮的酷刑。隨後他一聲令下,土匪們一擁而上,把全村人都砍瞭,然後劫掠瞭金銀細軟,揚長而去。

當年那個村子的人隻是扒瞭一個嘍 的衣服,就慘遭血洗,如今二牛打死瞭他們的人,全村人還有個好嗎?

田傢村除瞭李傢,都是田姓,不能為瞭外人連累自己遭禍,於是田傢族人湊到一起一合計,覺得目前免禍的唯一辦法,就是讓老李頭綁著他兒子上斧頭寨,任由土匪們處置。

於是,全村的田姓人都來到李傢,逼老李頭綁子。老李頭哭求:“打死土匪是我的錯,你們就饒瞭我兒子吧。”

全村人不幹,二牛來瞭氣,一拍胸脯:“老子一人做事一人當,土匪來瞭我一人頂著,決不會裝熊。”

村民嚷嚷:“土匪真來瞭,我們也跟著遭殃,你不死,我們就活不瞭。”